忆吾师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想

  昨天与父亲的电话中才得知欧爷爷去世的消息,后面在百度搜索才发现,原来这是发生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事情,作为学生的我有种遗憾。
  
  回想见欧爷爷的最后一面,应该是09年的春节,那一幕经常浮现在我脑海里,当时听人说您右部脑堵塞丧失语言能力,我和父亲前去您家拜年。那时见到您的时候,跟记忆中的您相差太远,头发稀疏,神情恍惚,已经失去说话能力,只能用笔写字交谈,我以为您不认识我了,当与您道别的时候,你紧紧握住我手久久不愿意放,眼中闪着泪,只可惜当时我没带自己的书法给您点评,想像今后再也得不到您的谆谆教导了……
  
  还曾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到周二下午,学校不上课,父亲都会将我送到您家学习书法,一起有好几个孩子吧,那时侯您严格要求我们,从点、横、竖、撇、捺,一笔一画的练习,不准求快,一定要写到位,才能进入到下一步——字的间架结构,回想当时的教诲对后面我的教学打好了基础。
  
  还曾记得儿时在您家习书之时,有时候会对书案上指甲般大小的章子感兴趣看您如何在小扇面按印;也会对您家大书柜上的辞海、辞源感兴趣;很关注您如何折纸、如何打格子;似懂非懂得听您跟友人们谈诗词、格律;也会自己观摩您编书时的专注……一切都是那样的潜移默化。
  
  您说书法是修生养性之法,字如其人,在教书法的同时更注重教我们做人,并且自己身体力行,用自己的行动去感悟我们,例如尊重他人,如何与人沟通和交流,那个时候不允许我参加任何的书法比赛,说怕被名利心占据而失去书法的本身的意义,注重习书的过程,我想后面自己的书法品性也是从中而得吧。
  
  回望学书之路,从一周一课,到每月一课,到半年一课,到一年一课,当我读高中的时候,您语重心长得对我说:“你要开始丢掉我这个拐杖了,学会自己去琢磨和学习!”在我去岳云读书前您送一套贵重的长峰毛笔给我,“在读书之余要记得书法的练习,也是一种调剂。”
  
  到读大学的时候,我开始有的自己的认知和思维,记得有段时间为了临习吴昌硕的写意花鸟,在画之前我会临习一段黄道周的行草以便于笔法的运用自如,这些习作被我爸看见,狠狠的说了我是瞎搞,结果拿到您面前得到是肯定和赞许,因为父亲都是习惯看正规的字体,不喜欢放荡不羁的书体,您却说:“孩子大了,开始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能分辨好坏,你看字里行间气运神色多有感觉。”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们每次见面的时候,谈话内容似乎已经超越了孩提时的书法教学模式,您更多的是听我阐述自己的观点,谈学院、谈民间、谈日本书道和韩国书法。听完后总是会心的笑笑,对于我新写的字您还是如同我小时候那样认真的批改,好的打圈,或肥或瘦的地方都会标记,章法布局、字的轻重缓急都做点评。
  
  我还记得您曾经说过:“当年一起学书法的那群孩子中,现在就剩你一个还在坚持着,这是我一直欣慰的地方。你一定不要丢了,就当它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吧!”
  
  我想只要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会提笔而书来调节自己生活,书法也是生活之逸趣。
  
  就用您的书法来鞭策我前行的路!感谢这些年来您的教诲!
忆吾师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3 年 2 月 12 日15:21:00,由 发表,共 1247 字。
  • 转载请注明:忆吾师 | 筛宝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韩国女装品牌网站 韩国女装品牌网站 0

      像憎恨瘟疫一样憎恨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