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春节拜神 延续千年的古老习俗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神灵对人间俗事会过问吗,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人间对神界是很敬畏的,神界的存在无法证明,或许人类的智慧真的不足以涉及此事吧。
  
  我听说,神仙和鬼怪的作用是一样的,至少是类似的,你经常供奉一个神,祂会对你好,如果你没有找对神,或说你找的神不是你的守护神,那他则不会对你好,甚至会排斥你,干扰你,给你带来厄运,泰国人奉养的古曼童也是这样,他们对这些娃娃很敬重,经常向他们祈福,献上祭祀品,他们可以给主人带来好运,可是如果有一天主人对他们冷淡了,他们也会冷落甚至报复主人。
  
  依照我家的习惯,大年初一应该在市区的家里度过,大年初二则是回老家祭祀祖宗和神灵。
  
  初二早晨的雾气还是有的,但是挡住视线的主要是沿着街边飘来的鞭炮烟尘。待我们回到村落之后家里的叔叔婶婶已经在宰鸡了,堂弟妹也懒洋洋的起床了。。
  
  不多说,便着手祭祀的准备工作,鸡是今早宰好的,酒肉和香、纸、茶、果备齐后便整装开始了今日的祭祀。
  
  第一步,祠堂,在家里迷你村落的正后方上,老家的祠堂已经不具备祭祀以外的功能,进入祠堂大门后是一片空地,然后就到了厅堂,整个祠堂内只有这个厅堂在起作用,其他的几个环绕的房间基本是为显厅堂的位置。拜神的过程大概是这样的:人齐之后先点香,先点三乘以三放在祖宗灵位香炉,然后是五支地藏,三支厅门,三支大门,三支天神,顺序不能乱;然后是烧纸也是一样的顺序,同时,鸡、肉、酒、茶、果等也分别摆在厅堂的主桌上。然后便开始双手合十弯腰点头祭拜并说出心中对今年的运程寄托。之后大家会把主桌连同上面的物品一起搬出来,向着祠堂外的山,然后再次祭拜,这次的对象是天神地神了。接着就开始燃放鞭炮,看着这条形的鞭炮我意识到今年是蛇年了。。。
  
  与在家的区别在于祠堂的的祭拜只需请来神灵并祭祀之,在自己家则要在拜完之后送神回去,从哪来回哪去。一般只有过年才回去祭祀行大礼,平时的清明重阳一般就只到祖宗墓地祭拜,或者在街上的家里遥拜之。
  
  大家拜完之后在讨论今年要修整祠堂的事,父亲是家里的大哥,自然要多出一些钱力,其他人也义不容辞,这破旧的祠堂是在家里最高的位置,如若是在低一点的地方这些泥墙或许无法撑得住雨水的冲刷,大家讨论着要修整祠堂的地面,现在实际上还是水泥路面和自然泥的结合,而且凹凸不平,大门进来就是一个覆盖面极广的大坑,然后上去才到厅堂,大门与厅门都有很高的门槛,大家说道如若修整,每个兄弟都会有一间柴房,并且地面会全部修平整,这样出外面闯荡的兄弟才能升官发财行大运。
  
  祠堂在我小时候是真用来住人的,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曾经住在其中最里面的一间小房间,不会记错的,而如今,那里早已封锁多年。看着这沾满蜘蛛网和灰尘的破旧老木门,不禁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或许是我记错了吧,或许我根本记不得那时候的事,只是梦里我时常回到N年前的这里。。对于祠堂的修整,其实我有矛盾,一方面,确实应该修整这看起来残破不堪的泥墙,怎么能用这个来供奉祖上的灵位呢,可是另一方面,拆掉原有的泥墙会让我觉得心有不安,舍不得就这么砸掉曾经陪伴三代人的这些泥砖头。
亲历春节拜神 延续千年的古老习俗

  第二步,社公,走过几条羊肠小道,来到一棵树下,没错,老的那一颗被砍掉了,已经被岁月吞噬得只剩外面的树皮依稀可见,新的一颗小树正在成长,而它则替代老去的那颗成为我们神灵之化身。
  
  摆放祭祀物品的时候下起了点零星小雨,按说这样是属于好兆头,既没有阻挡我们前来的步伐又显得顺风顺水,风水风水嘛,要有风有水才行。
  
  祭祀完毕之后大家在一起聊天吃饭,快要离开的时候寒暄了一下我的事情,我说不急,过了寡妇年再说吧,实际上我平静的微笑下面也很扭曲,一方面不想过早经历这样的矛盾状态,另一方面我觉得可能晚一点自己就会有更多的人生经验去处理这单事情,唉,我人生的痛苦随着童年的结束而截止,而在儿女的童年到来之际又将重新开始。并不是我不喜欢孩子,孩子能给每个家庭带来欢乐和希望,但是,这种欢乐和希望要以父母的的陪伴、引导和牺牲为基础。
  
  幼时是跟自己的童年为伴,长大后和孩子的童年为伴,年老的时候和孙辈的童年为伴。
  
  祖宗神灵只能给我们带来好运,而事情还是靠我们自己去做,对此我们能做的除了多向神灵祈福之外别无其他。
  
  第三步,遥拜,不多时我们吃完午饭就出来了,那时候我其实困得厉害,以前乘坐摩托车的时候都能在背后睡着,何况有靠背的。回到之后我立刻跑回房间睡了午觉,实在是困累,并无梦中情人。
  
  而后,在父母的叫喊声中我醒过来了,起床打开电脑写下前面的几段文字,姐姐和姐夫带着娃儿过来了,这个娃儿现在一岁多没到两岁,会说的话很少,可能是大舌头吧,不过,对于车子音乐舞蹈倒是很有兴趣,家里的电视机DVD扩音机还是他教我用的,了得。他倒是很喜欢我这个舅舅,可能是玩起来没代沟吧。
  
  插叙好像太长了,于是我从床上起来下去跟他们一起遥拜,为何叫遥拜,其实是我起的名儿,在遥远的地方祭拜家里的祖宗神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