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导读:纳粹军官指着画作问道“这是你的作品吗?”,毕加索反讥道:“不,这是你们的作品。”纳粹军官很不爽,但也没有反驳,更没有迫害毕加索或毁损该画。或许毕加索应该感到庆幸,幸亏他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要是他遇到的是澳大利亚军官的话,估计脑袋都得搬家了。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乌合麒麟新作:致莫里森)

最近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随意射杀平民“练胆”,甚至在路边割喉儿童来取乐的事件不断发酵,澳大利亚军方也被迫承认此事并道歉了事。一方面是漫不经心地道歉,另外一方面是澳大利亚居然还跳出来在国际社会上指控中国政府“不讲武德”,哦哦不,是指责中国政府“不讲人权”…… 这顿骚操作楞是给爷整笑了,你一伙杀人犯怎么有脸跑来指责我们给自家边疆地区小朋友修学校不够“人权”?(相关新闻:澳大利亚政府拿着一组中国边疆地区的全新建筑群照片,指控说这就是中国侵犯人权的“铁证”,是残酷的“拘禁中心”。但实际上那是一所中国政府投资的支边小学和宿舍楼,周边所有孩子都能免费入学,享受九年制义务教育,同时学校还提供免费的营养午餐。)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澳大利亚这种在推特和脸书以及油管上无脑栽赃喷粪的行为引发了中国网友的愤怒,笔者也好奇地问稥港朋友要了一些外国网友的留言评论,这些不明真相的外国网友在澳大利亚抹黑造谣中国的帖子下面发表了数以千计痛斥中国的文章,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我们明明做了天大的好事,却在外网被骂成恶鬼。而澳大利亚明明犯下了纳粹勾当,却在外网装白莲花。

 

欺人太甚,叔可忍,婶不可忍。

 

于是,著名网络漫画家乌合婶婶一气之下就画了一张画,讽刺澳大利亚政府,名为《和平之师》。此画被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发到了推特,结果莫里森暴跳如雷,直接指控说这是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造谣和抹黑,是不实信息,要求中国必须立即道歉,否则,否则,否则了半天也没否则出个啥来。是啊,澳大利亚能否则啥来着?难道一耍脾气不卖奶粉给中国人吃了?爱卖不卖!你卖我也不买。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面对莫里森的鬼哭狼嚎,中国立马予以严正反驳。首先这事是千真万确的,就连澳大利亚国防部都已经承认并对此作出了道歉,所以中国画家的作品显然是毫无问题。因此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毕竟我们都没见过杀人犯要求证人道歉的咄咄怪事。

 

(当然笔者觉得画作可能确实还是存在一点点问题,你想啊毕竟澳大利亚虐杀了很多阿富汗平民,可画手却只画了几具尸体,不够全面嘛。科科~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中国的反驳当然掷地有声,可惜外网网民基本听不见。为啥呢?因为推特昨晚直接把乌合麒麟的画作给封杀了!老赵的置顶已经被夹了~,脸书也在清理,谷歌搜索降权,理由都是“内容敏感。——这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想当年蔡瑛文刚开始搞台毒时,美国就拼命支持,推特脸书谷歌更是大肆为其摇旗呐喊,于是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台湾,好自为之》,该文一夜之间在推特和脸书转发了十几万次,蔡瑛文推特下面更是被评论刷爆,但结果第二天就全被删得干干净净,然后我的推特也被封号了。

 

这还不算完,我自己的推特被封之后,推特还出现了一个假冒的周小平,这个号成天发一些乱七八糟的话,然后再被境外势力截图下来硬将这些奇怪的话塞进我嘴里,非要说这些是我说的。投诉了不下五十次,每一次都毫无例外地被推特驳回了。

 

但即便这样,当初我发文揭露美国所谓的“民主自由”充斥着双标和虚伪时,杜蚊泽、李淫河、李开腹、潘尸屹、黄球生这类公知还拼命骂我造谣,他们信誓旦旦地说:“美国有保护言论自由法案,绝对不会删除任何言论!我们都没被删过,更没听说过谁会被删,所以周小平就是在无脑造谣!” 科科,后来我仔细看了一下,的确他们的推特和脸书很自由,从未被删,甚至还被美国人加以推广。为啥呢?因为它们在外网成天变着花样唾骂中国人、成天污蔑中国制度、贬损中国文化,这种成天在自己爹妈头上表演蹦迪,以此博取老外欢心的自贱家门之贱货,老外当然不会删了。

 

所以很显然,美国的确有言论自由,有造谣、栽赃、诽谤和抹黑中国的自由,但美国却没有传播真相和事实的自由。华春莹在今年外交部记者招待会上讲到:“抗疫对比数据不让说,稥港的事实不让报道,推特最高峰时一天就删除了17万中国用户的账号,请问西方自我标榜的言论自由在哪里?”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莫里森和推特以及脸书,都容不下一个中国画家乌合麒麟。大家知道这种事有多恶毒吗?这种事恶毒到连希特勒都干不出来。毕竟,就连希特勒也从未要求毕加索为画作《格尔尼卡》道歉。

 

1937年西班牙内战其间,德国战机应西班牙军政府的要求,向西班牙城市格尔尼卡进行猛烈地无差别轰炸,结果造成大量平民严重伤亡。这件事的奇葩就在于,居然是西班牙军政府邀请德国纳粹战机轰炸自己的城市!毕加索得知此事后,义愤难平的他绘制了一副著名的画作《格尔尼卡》。画作描绘了一副地狱般的场景,抱着死去孩子哭号的母亲,燃起熊熊大火的房子,惊惶失措的人群,支离破碎的尸体,画作无声地控诉着纳粹的残暴和反人类行径。

 

尽管纳粹凶恶到了极点,但希特勒得知此事后并未要求毕加索为自己的画作道歉,纳粹犯下的罪孽纳粹自己承担。就连希特勒都没有无耻到非要对暴行进行黑白颠倒的隐瞒和粉饰,同时也没有下令封禁或追击摧毁此画。《格尔尼卡》自诞生起几乎有将近20年的时间在路上奔波,穿梭于大西洋两岸的诸多城市都没有受到损坏或破坏,要知道这可是一幅长达7.76米,高达3.49米的巨型画作啊。

 

德国占领巴黎后,纳粹军官曾经到毕加索的画展找到了这幅画,纳粹军官问他:“这是你的作品吗?”,毕加索反讥道:“不,这是你们的作品。”纳粹军官很不爽,但也没有反驳,更没有迫害毕加索或毁损该画。或许毕加索应该感到庆幸,幸亏他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要是他遇到的是澳大利亚军官的话,估计脑袋都得搬家了。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美澳新纳粹更凶残。可不是吗,中国画家乌合麒麟的一张讽刺漫画,刚一火就被外网推特脸书给出手封禁了。不仅开始封禁,而且美澳这伙杀人灭口的恶徒居然还有脸要求批判者向自己道歉。这一幕若是被希特勒看到,估计他也会震惊于美澳新纳粹的无耻。真可谓,美澳恶行震惊纳粹。

 

不仅是无耻,还有无知。

 

昨天澳大利亚还作出了另外一番说辞为自己的反人类屠杀暴行辩解,澳大利亚说:“战争都是这样的,战争面前没有谁是干净的,中国共产党的军队也曾干过坏事,比如长沙文夕大火,几乎杀死了全部长沙人。”

 

呵呵,听到这里笔者只想给土澳这群白痴无脑政客两耳光。的确,长沙文夕大火十分悲惨,很多当地居民都被活活烧死了。但是犯下这些罪刑的团伙并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长沙文夕大火惨案的制造者是一群被我们称之为“囯民党反动派”的反动武装干的,他们是一群由外资买办代理人组成的军阀团伙,这伙人不仅不能代表中国人民军队,而且早就已经被真正的中国人民军队给赶下海去了,后来这伙反动派逃往东南某岛苟延残喘,并逐渐形成了全球最大的电信诈骗窝案发源地。

 

澳洲电视台居然企图拿这件事来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脑子呢?

 

割喉阿富汗平民:幸亏毕加索遇到的是纳粹军官而不是澳大利亚军官!

土澳拿囯民党反动派干的坏事来抹黑中国共产党,土澳拿自己的国家军队来自比囯民党反动派,理所当然地认为民党干过的事,澳大利亚也可以干。土澳政客们的这些言行,真是无知无耻到难以形容。或者…难道尔等也想被赶下海去?

 

笔者还是劝尔等耗子尾汁。(来源:平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